11.yt/

民间故事金库,心病

王小根是个小贩,专卖菜墩子。这年春上,他忽然得了一种怪病:肚子胀得鼓鼓的,吃不下睡不着,找几个郎中看了,都说没法治。后来,他听说邻县有个柳郎中,专治各种疑难杂症,忙赶了过去。

到了柳家医馆门外,王小根看到门口停着一辆马车,两个伙计从车上扶下一个腹胀如鼓的小老头,进了医馆。这小老头是望江楼饭庄的陈掌柜,王小根认得他,急忙跟了进去。

柳郎中给陈掌柜号了脉,问:“吃了胀气木吧?”

一個伙计急道:“那是胀气木?他也不想吃,是被人逼着吃的!”

原来,几天前,有几个人到望江楼吃饭。吃到一半,他们将陈掌柜叫过去,一个公子哥指着盘子上被挑出来的一个东西,问:“这是啥?”陈掌柜看了看,是块木渣,忙赔礼道歉,可公子哥一挥手,让几个手下把陈掌柜按在饭桌上,让他把整盘菜连同木渣都吃了,不然就没完。打那以后,陈掌柜就得了病,那盘菜在他肚子里不上不下,令他寝食难安。

柳郎中点点头,拿出银针,在陈掌柜臂弯处扎下,然后不住地捻动。片刻后,他忽然拔下银针,对陈掌柜说:“快去!”

陈掌柜觉得一阵恶心,忙跑到门外,吐了个稀里哗啦。待吐干净了,他只觉神清气爽,肚子也饿了。陈掌柜回到医馆,交了诊费,千恩万谢地走了。

一旁的王小根把这一切看了个清清楚楚,眼下轮到他看病了。柳郎中也在他的臂弯处行了一针,然后说道:“茅房在院角,你快去吧!”王小根一进茅房,就觉得肚子一阵绞痛,接着一通狂泄。

王小根泄了个痛快,原先胀胀的肚子瞬间瘪了下去,他十分高兴,正想回医馆付诊费,却见柳郎中正忙着给人诊病,完全没注意到他。他转念一想,此时不溜,更待何时?于是,他赶紧溜之大吉。

可过了一个月,王小根旧病复发,只好骑上毛驴,又去找柳郎中看病。他刚来到医馆门外,就见从医馆里冲出两个伙计,把他揪下毛驴,押进了医馆。王小根急得大喊:“你们干吗?我是来给柳郎中送诊费的!”话音未落,他发现陈掌柜竟然也在医馆里。

柳郎中看着王小根,笑而不语,一旁的陈掌柜冷冰冰地问:“你欠了柳郎中的,难道就不欠我的吗?”

王小根瞅瞅他说:“我不欠你的!”

陈掌柜怒不可遏:“奸商!”

王小根毫不理睬,转头对柳郎中说:“柳郎中,请你快给我看病吧!”说着,他从袖袋里掏出银子,补了上次的诊费。

柳郎中收下银子,却无奈地说:“我可以告诉你,你得的是啥病,但我没办法治。”

王小根一听就急了:“你这神医都治不了,别的郎中更治不了,那我不就只能等死吗?”

柳郎中说,王小根得的并非是什么罕见的病症,而是心病。之前,王小根卖给陈掌柜的,正是那胀气木。陈掌柜吃完得了病,王小根听说后,心中愧疚,寝食难安,吃下的东西不消化,也就跟着得了病。上次,眼看陈掌柜的病被柳郎中治好了,他心中宽慰,再加上柳郎中给他行了针,他把积食排出后自然就痊愈了。至于他为什么又旧病复发,怕是又做了亏心事。

王小根听完,脸上红一阵白一阵的,陈掌柜怒气冲冲地说:“你这奸商,害了我一次又一次!这次我不治了,让你跟着好不了,再也害不了人!”

王小根狡辩道:“我怎么害你了?你别冤枉人!”

一个伙计冲到他面前,一把揪住他的脖领子,吼道:“你还冤枉?你知道你把陈掌柜害得有多惨吗?”原来,陈掌柜上次看完病后,回到饭庄就去查找哪里有胀气木,最后发现问题出在菜墩子上。那菜墩子木质很差,切菜剁肉都会掉渣,一不留神,就会将木渣炒到菜里去。陈掌柜就让伙计把菜墩子全扔了,买了几个新的换上。

不料,新买来的菜墩子又是假货,他们一开始没发现,结果那公子哥带人来吃饭,菜墩子掉的渣又混进了菜里,那一幕重演了。这回,公子哥更是怒不可遏,硬逼着陈掌柜吃了一桌子的菜,陈掌柜因此旧病复发。他派人四处去找卖给他们菜墩子的王小根,可一直没找到。

刚才,陈掌柜又来找柳郎中看病时,不禁痛骂王小根。柳郎中也气愤地说:“那个黑心肠的家伙,还欠着我上次的诊费呢。不过,估计他会旧病复发,也快来了。”陈掌柜一听,坚持要在这里守株待兔,果然等到了王小根。

这时,柳郎中不疾不徐地说道:“陈掌柜,我劝你还是赶紧把病治了吧。你放心,你的病治好了,他的病也没得治。”陈掌柜惊道:“此话怎讲?”

柳郎中说:“他又不是只卖给你一个人假菜墩子,他卖给许多人呢。人家一得病,他照样会跟着得,所以是治不好的。你以后只要去买正宗的菜墩子,就不会再有事啦。”

陈掌柜瞪了王小根一眼,对伙计们说:“记住这个人,再也不要买他的菜墩子了。”说完,他就让柳郎中给他治病。柳郎中行了针,针到病除。

眼下,王小根终于低下了头,愧疚地说:“陈掌柜,实在对不起,往后我再也不卖假菜墩子了。”

柳郎中叹了口气,拍了拍他的肩膀。

原来,正宗的菜墩子叫柳木墩,这柳木有一种特性,就是剁出了裂口,也会逐渐契合,而不会掉渣。可柳木墩较为罕见,王小根为了多赚钱,就用一种纹理和柳木很像的假菜墩子,充当柳木墩来卖。谁知那是一种胀气木,人吃了会得病,因此惹出了这一连串的祸事。

直到这时,王小根才明白,他的心病,终须他自己来医啊……

留下一条评论

暂无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