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1.yt/

新传说,古董见人心

宝子和栓柱是发小,两人好得穿一条裤子都嫌肥。宝子脑袋灵光,做小生意攒了钱,在市里买了套房子,又谈了个城里的女朋友,让村里人羡慕不已。栓柱性子憨、能出力,讨了个贤惠的媳妇,连自家带承包一共种了五十亩地,一年能挣个一两万块,在20世纪90年代初,这个收入也蛮可观了。

这天,栓柱给宝子打电话,声音神秘又兴奋:“宝哥,今晚来我家喝两盅,哥们儿有喜事!”

宝子晚上去了栓柱家,一进院就闻到小鸡炖蘑菇的香味,进屋一看:日子不过了?整这么多菜!

栓柱从柜子里捧出一个花瓶来:“我挖到古董了!”宝子接过来仔细观察,这是个青花瓷瓶,底部写着“大清道光年制”。

栓柱笑眯眯地说:“今天我去地里灌老鼠洞,没想到居然挖出这么个东西。”

听栓柱讲完经过,宝子觉得这瓶子十有八九是真古董,他也替哥们儿高兴。

“看电视上演的,一件古董动不动就好几百万块,我这个瓶子哪怕卖个四五十万块也行呀!”栓柱说着,扭头看了看老婆怀里的儿子,“到时候我也去市里买个楼,咱哥俩挨着!”

宝子笑道:“你呀,先留着,等过几年再说。”

栓柱点点头:“倒也是,反正也不着急用钱,等我儿子长大了,这玩意儿就算祖传的了。”

有道是乐极生悲,没过几天,栓柱儿子忽然得了血液方面的疾病,到市里住了阵院不见好转,医生说得转院,并告诉他:“你得有个心理准备,这病没有十万八万的治不好!”

当时这可不是个小数!栓柱自己凑了三万块钱,宝子刚买完房子,手里就剩五千块钱,一分没留全送来了。这也不够呀,栓柱打起了花瓶的主意:“宝子,你脑子灵、门路广,想想办法把花瓶卖了,能卖多少卖多少,孩子等钱救命呀!”

宝子接过花瓶,沉默了一会儿说道:“哥们儿,你先带大侄儿去省里,我弄到钱给你送去。”

随着钱流水般花出去,孩子的病情缓解了很多。眼瞅着要沒钱的时候,宝子风尘仆仆地赶来了,从包里掏出七万块钱:“时间太紧,就卖了这些钱……”

栓柱很知足:“不错了,要是没这个瓶子,孩子只能等死了!”

天可怜见,钱花得差不多了,孩子的病也好了。因为卖了瓶子,栓柱也没欠多少外债,勤勤恳恳地干了两年,日子又有了起色。

宝子的运气却特别背:先是女朋友吹了,接着做生意赔了,城里的房子也卖了。无奈之下,他来到栓柱家,支支吾吾地想借五千块钱当路费,去南方闯荡闯荡。

栓柱狠狠捶了他一拳:“借个屁!当时孩子有病,你帮了我,这次你落难了,我帮你也是理所应当。”他嘴上虽然这么说,心里却并不舒服:你不多不少正好借五千块,不等于往回要债嘛,当初你可说是给我的!

宝子去南方打拼了几年,一点点发达了,在那里娶妻生子。他逢年过节回来看看,栓柱却显得生分了很多,两人慢慢疏远了。

一转眼二十多年过去了,这天宝子听说栓柱的儿子要结婚了,他一时心血来潮,便回村去参加婚礼。栓柱对此感到非常意外,他心里的疙瘩早随着时间的流逝解开了,两人又坐热炕头喝上了。

栓柱感慨道:“想当年,我刚挖个古董,儿子就病了,要是留到现在,那瓶子估计能值几百万块!和你一比,我就是受穷的命呀!”

宝子哈哈一笑,从身后拖过一个包来:“老弟,大侄儿结婚我也没啥送的!就帮你圆个梦吧。”

栓柱看到宝子手中的东西,眼睛顿时瞪得溜圆:“啊?这个瓶子你没卖呀!”

宝子苦笑着道:“你以为古董是萝卜白菜呢,站在街上一吆喝就能卖出去?咱这小地方,别说是个青花瓶,就是给你个秦始皇的玉玺,你都找不到买主。”

栓柱傻眼了:“那你当初从哪儿弄的钱呀?”

宝子拍了拍栓柱,说:“当初怕你有压力就没说,我把自己的房子卖了,女朋友因为这个分了手。”

栓柱愣住了,忽然跳到地上“扑通”跪下,抬手抽了自己好几个耳光:“宝哥,老弟就是个牲口!亏你为我倾家荡产,我还嫌弃你瓶子卖贱了,跟你摆了半辈子脸!”

宝子连忙把他弄了起来:“说这个干啥,要不是当初我去了南方,哪有现在这番事业!”

两人哭一阵笑一阵,仿佛又回到了从前的时光。栓柱把老婆孩子都喊到跟前,挨个给恩人敬酒。宝子很快就醉了,栓柱伺候着他睡下,然后把老婆孩子喊到外间。

栓柱严肃地说:“儿子,你去打听打听哪儿有鉴宝的,找正规的渠道把瓶子卖了,无论卖多少钱,都必须给你大爷,你欠他一条命!”

儿子点头道:“不用那么麻烦,网上就有通过视频给古董鉴定的专家。”说着,他用手机连线上了一位专家。专家详细观察了瓶子,最后说:“的确是道光年间的玩意儿。”

一家人顿时松了口气,栓柱在旁边插嘴问道:“您给估估能值多少钱?”

专家伸出了两根手指:“卖好了能值这个数。”

“二百万?!”栓柱惊叫道。

专家撇着嘴说道:“我说的是两万,别以为是古董就值钱!你看它底下这款识,书写字迹很潦草,说明是民窑出的,道光年间的民窑瓷器可不值钱。这玩意儿退回去三十年,能卖上千块钱就不错了!”

栓柱听完,眼圈都红了,指着屋里道:“咱这是欠了我哥天大的恩情呀!儿子,你宝大爷才是你亲爹呀!”儿子点了点头,老婆却在他的胳膊上狠狠地拧了一下。栓柱咧着嘴求饶:“老婆,我不是那个意思,你想歪了……”

留下一条评论

暂无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