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1.yt/

情节聚焦,赛马

县里要办赛马活动,先在各乡镇赛出冠军,等决赛那天,各乡镇的冠军再到县城火把广场一试高下。

阿都乡是县里最后一个脱贫的乡,乡里人都想在这次活动中一举夺魁,提振一下大家的精气神。为此,乡政府补贴了一个养殖大户,让他从内蒙古购来一匹高头大马。

谁知这人骑马练习时,那马不习惯跑高寒山区,竟不小心溜了蹄,前腿扭伤了,没有十天半月治不好。养殖大户一看,立即打手机向乡党委副书记梁金报告。梁金一听就急了,要知道全乡只有这一匹蒙古马,其余都是本地马,怎么办?

梁金正一筹莫展,却碰上到乡政府办事的村民日呷,他自告奋勇地说:“我有匹好马,我去参赛!”

这日呷是村里的光棍,原先靠赶马车帮人拉东西为生,可一拿到钱就喝酒,所以家徒四壁。后来在对口帮扶中,梁金帮他修了房子,还联系到了给风电场拉建材的活路,条件是他必须戒酒。日呷立马答应了,那活儿一挣就是两万多块钱,让他一下子脱了贫。

梁金犹豫道:“日呷,你那马能行吗?也没听说它跑得快……”

谁知日呷发誓道:“我不参赛就算了,参赛就绝对拿全县第一!我拿不到第一,就把这半年挣的两万块钱全部捐给幼儿园!”

梁金一愣,随即打趣道:“那就赶紧出征吧,冠军!”

日呷说:“可我的马正在姐夫家配种呢,就在县城边。”梁金马上道:“我开车送你去。”

到了日呷姐夫家,日呷把马牵出来,是一匹矮小的本地马,黑色,毫不起眼,梁金非常失望。日呷说:“你别看它矮小,它拉惯了重物,一旦不拉东西,就会跑得非常快,我还给它取了个名字叫‘黑旋风。”梁金听后,觉得有理,心中又升起了希望。

比赛那天,两人一块儿来到火把广场。梁金一看,其他乡镇的参赛马匹,都是体格高大、四肢矫健的北方马,只有“黑旋风”一匹本地马;其他乡镇的骑马选手全是十二三岁的少年,这样能减轻马的负重,只有日呷是成年人。这样一对比,梁金心里凉了半截儿:重在参与吧,不倒数第一就谢天谢地了。

三十个乡镇抓阄分成六个小组,阿都乡在第六组。轮到日呷出场时,他一出现,顿时引起观众大笑:“是来参赛,还是来陪衬哪?”

哨子一响,五匹马同时跃出,北方马腿长,很快把“黑旋风”甩在后边。“黑旋风”嘶鸣,奋力追赶,怪事很快出现,前边的马都放慢了脚步,不管马背上的少年如何抽打,它们就是不怎么迈步。不多时,“黑旋风”赶上并领先,其余的马全都跟在后面;还有几匹马打架,脱离跑道,被取消了参赛资格。比赛结束,“黑旋风”夺得小组第一!

在接下来的半决赛和决赛中,“黑旋风”也毫无悬念地夺得冠军!

梁金看得目瞪口呆。

原来,“黑旋风”是匹正在发情的母马,而其他乡镇选的全是公马。母马一叫,公马们全都跟在母马身后,不肯越前!

有选手看出端倪,向评委提出抗议:“阿都乡用发情的母马参赛,比赛无效!”

日呷反驳道:“本地的赛马活动,你们用外地马参赛,那才叫无效。况且,赛马规则中也没说一定要用公马,你这不是性别歧视吗?”对方哑口无言。

评委商量后宣布:“比赛有效,阿都乡第一!”

日呷拿到两万元赛马奖金后,捐给了村幼儿园。不久,一个寡妇见他机智善良,嫁给了他。

留下一条评论

暂无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