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1.yt/

情节聚焦,学方言

小郑大学毕业后,报名参加了科技下乡活动。组织上根据小郑的要求,把他分配到平顺村驻点。平顺村环境很恶劣,四周山岭相连,沟壑纵横,几乎跟外界隔绝,成了穷乡僻壤的代名词。

小郑兴冲冲地去镇政府报到,受到了镇长的热情招待。镇长让他先歇一歇,小郑表示现在就想去平顺村看看。镇长要派人送他去,小郑摆手说道:“我自己找着去就行了,正好熟悉一下路线。”

可等小郑钻进大山深处,才发现在这千山万壑之中,想找到一个小村子,如同大海捞针,实在是太难了。

好在大山里偶尔还是可以遇到人的,远处的草坡上有一个老汉在放羊,小郑快步走过去,见老汉精神健旺,看上去也很热情,心想从他口中问出路线肯定是不难的。可小郑跟老汉一对话却傻眼了,老汉说的是一口浓重的当地方言,他一个字都听不懂。

接下来小郑又遇到几个人,有采药的,有砍柴的,但无一例外都操着那种难懂的方言,让小郑干着急没咒念,那种感觉简直像是进入了另一个国度。

小郑只好原路返回,又差点在山里迷了路,回去时天已经黑透了,镇长正急得团团转,看见他才长出一口气:“我给平顺村的村主任通了几次电话,他说根本没见到你,可把我急坏了。”

等小郑把情况一说,镇长用力一拍桌子,说道:“我怎么把这茬儿给忘了?我们这里的方言是挺难懂的,怪我工作不细致,考虑问题不周全。”

小郑沉吟道:“平顺村的村民也全是用那种方言说话,都不会说普通话吗?”

镇长点点头说:“当然了,都是土生土长的当地人嘛。会点普通话的年轻人都出去打工了。留守村里的大多是中老年人,都不会说普通话。”

小郑面露难色,嘀咕了一句:“那我以后怎么跟村民交流?怎么开展工作啊?”

镇长误会了小郑的意思,以为他心生退意,忙说:“干任何工作都会遇到困难的,年轻人可不要轻易打退堂鼓啊。知道你要来的消息,村里人都很高兴,村主任还组织了欢迎仪式。乡亲们穷怕了,迫切需要你这样一个领路人啊!”

小郑赶紧表态:“您误会了,我来了就会干到底,绝不会半路当逃兵的。我刚才是在想办法,在沟通存在障碍的情况下,现在驻村也没法顺利开展工作。要不这样吧,我在镇上住一段时间,您找个人教我当地方言。”

镇长赞许地拍了拍小郑的肩膀,但神色中还是有几分担忧:“难懂的方言也难学,这可是块难啃的骨头啊!”

小郑很有信心:“功到自然成,您就放心吧。请帮我转告村主任和乡亲们,我很快就会去向他们报到!”

镇长又问了一句:“你估计需要多长时间?”小郑想了想说:“一个月时间,应该够了!”

镇文化站的站长前段时间出车祸受了伤,在家里休养,镇长就把教小郑方言的任务交给了他。站长本身就是对工作认真负责的人,再加上他的老家就在平顺村,自然对这件事又多了几分热忱。他提出讓小郑搬进自己家,这样可以随时随地教小郑方言。小郑想尽快学会这种方言,也就没客气,真搬了过去。

除了睡觉时间,小郑几乎每分每秒都在跟站长学习方言,这种密切交流让两人很快成了忘年交。然而,小郑掌握这种方言的进度却没法让人满意,镇长的担心是有道理的,想学会一种方言没那么容易,更何况当地这种方言发音复杂,语速很快,跟普通话差别极大,对小郑来说,几乎相当于学习一门外国语言,难度可想而知。

小郑身上有种不服输的劲头,他干脆把站长的话录下来,填鸭似的往耳朵里灌,连睡觉时都戴着耳机。他还跟站长商量好,平时对话全用方言,禁用普通话。可尽管这样,还是没有达到理想的效果。

眼看一个月就要到了,小郑心里急得不行,他干脆跑到大街上,问路、下棋、买东西,想方设法用方言跟当地人交流,可惜没有几个人能听懂他的话,有听懂一句半句的,也会露出忍俊不禁的表情,可见他那不伦不类的方言有多蹩脚了。

该来的迟早会来,躲是躲不过去的,一个月过去后,镇长打电话给小郑,问他方言学得怎么样了,小郑硬着头皮答道:“还可以吧,应该能勉强应付了。”

“那就好!”镇长高兴地说,“我先派人送你去平顺村,让你跟乡亲们见见面,大家一直记挂着你呢。”

太阳当顶的时候,小郑赶到了平顺村,一路上心情忐忑不安,他不知道自己半生不熟的方言会不会遭到嘲笑,也不知道村里人会用什么样的态度来对待他。

村口聚着许多乡亲,大伙儿看到小郑来了,纷纷迎了上去。小郑举起手想用方言跟他们打声招呼,憋了半天却怎么也说不出口,反倒是乡亲们七嘴八舌的,热情地跟小郑打起了招呼。

就在这一瞬间,小郑呆住了:他们说的竟然是普通话!那么生硬,却又那么暖心。原来,就在自己苦练方言的同时,乡亲们也在练习普通话!

留下一条评论

暂无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