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1.yt/

情感故事,金扁担

故事发生在20世纪还有生产队那会儿。南麻村有这么一家,姓铁,一家三口,夫妻俩和儿子虎子,丈夫老铁会木匠手艺,但那个年月,主要还是靠在生产队挣工分过活。生产队每年秋后最后一次分粮,都是各家的男主人去队里挑粮,老铁自然义不容辞。

这一年秋后就要挑粮了,老铁却病了,他挣扎着起来,晃晃悠悠走了没几步,就一屁股坐到了地上。虎子见状,赶紧把爹扶回屋里,然后拿起爹的扁担,要替他去挑粮。

老铁在床上叹口气,嘱咐虎子娘:“让虎子少挑点,孩子正长个,压坏了身子,就不长了。”虎子这年16岁,可不正是长身体的时候?

生产队分的是地瓜,队长见铁家去的是虎子,待问明了情况,特意嘱咐他一次少挑点,别压坏了身子,如果挑的不够吃,改天再去自家拿点,凑合一下。

队长的女儿海棠也在一旁笑嘻嘻地说:“是呀,一次挑不完,可以再来一趟嘛!”

虎子看看海棠,笑了笑,把拿去的两个篓子装了个满满当当,然后学着大人的样子,朝手心吐了两口唾沫,挑起两篓地瓜,就飞奔而去,惊得队长眼珠子都快掉出来了,没想到铁家生了个大力士!从此,虎子“铁扁担”的名号就在全村叫响了。

尽管老铁舍不得再让虎子挑重担,但从那以后,虎子也经常帮父母挑些小重量的担子。即便如此,每次大家见虎子挑担子,都在背后喊他“铁扁担”。

话说,这一年是保留生产队的最后一年,生产队分完口粮,还有不少余粮剩下。队长下了通知,让各家各户去队里挑这些余粮,每家去一个劳动力,一次能挑多少挑多少,挑回家就是自己的。

这下虎子有了用武之地,这年他已经20岁了,摩拳擦掌,跃跃欲试。他下定决心,这次一定要比上次挑得多。

老铁两口子乐得清闲,放心地让虎子自己去队里挑粮,他们在家做点木匠活。可是左等右等,就是不见虎子回来,老铁两口子人在家里,心早跑到虎子那儿去了,时间一长,不免着急起来。

虎子娘终于忍不住了:“孩子一个人去挑粮,这么久了不回来,不会出啥事了吧?你不去队里瞅瞅?”

其实老铁早停下手里的木匠活不干了,他装了一袋旱烟,坐在门口“吧嗒吧嗒”抽呢,看来他心里比虎子娘还急,可是嘴上却说:“我不能去,我要去了,你说是我挑这最后一担粮,还是让虎子挑?要去,还是你这当娘的去。你去瞅瞅吧,瞅瞅到底咋回事,怎么还没回来?”

“就你心眼多。”虎子娘这句话还没说完,人已到了门外。

远远地,虎子娘就见生产队那儿里三层外三层围满了人,而且人群不时发出一阵阵爽朗的笑声。待走近了,虎子娘终于看清了,虎子面前两个篓子,一个装满了地瓜,一个里面却坐着一个俊俏的姑娘,梳着两根麻花辫子,穿着一件碎花上衣,她脸红红地坐在篓子里,正学观音打坐呢。这姑娘不是队长家的闺女海棠吗?她跟虎子同岁,平时就爱调皮。

再看虎子,急出了满头大汗,虎子娘从人缝里钻过去,拉了儿子一下,悄声问:“怎么回事?”

虎子见娘来了,眼泪都快掉出来了:“娘,你可来了,大家怕我挑得多,又起哄我和海棠,就趁我往前一个篓子装地瓜的空儿,撺掇她坐进另一个篓子里,她还不出来了……这可咋办啊?”

“你不会把她抱出来?”虎子娘说完这话就后悔了,这里围着这么多人,现在都在看热闹起哄呢,这要真去抱了,那还了得?

再看队长,远远地坐在一棵槐树下,不急不躁地抽着旱烟,像是啥事没发生一样。虎子娘一下子明白了,她没待虎子回话,就把他拉到一边,在他的耳旁如此这般地说了几句。虎子那张还有点稚气的脸“腾”的一下红了:“能行吗?”

“照娘说的去做就是,要不啥时是个头啊?这地瓜咱还要不要?再说,你爹还在家等着你回去帮他拉大锯呢。”虎子娘假装生了气。

虎子平时最听娘的话,既然娘这么说了,于是他走过去,二话没说,拿起扁担,挑起两个篓子就走。篓子里一头是地瓜,一头是海棠,一头重一头轻,虎子就把肩膀往地瓜篓子那边挪了挪,可还是不行,这回虎子没了以前的从容,挑着担子有点歪歪扭扭,踉踉跄跄,好不容易才走出了人群。

人群立刻炸了锅,笑声、起哄声,一浪高过一浪。篓子里的海棠吓了一跳,待明白了咋回事,一个劲地嚷着让虎子把她放下来。虎子哪里听她的?出了人群,就加快了步子,没多久就连人带地瓜一块儿挑回了家。原本坐在槐树下抽旱烟的队长,见此情景,站起来,磕了磕烟灰,倒背着双手回了家。

这边虎子挑着海棠和地瓜刚到家,他们两个娘前后脚也到了。

虎子娘把海棠娘让进院子,笑盈盈地说:“海棠她娘,队长亲自定的规矩,这次分粮,谁家挑回啥就是啥,挑回多少是多少。海棠这闺女让虎子挑回来了,就是俺家的了。”

“这个死妮子,看我不打斷她的腿。”海棠娘嘴上说着,眼光却落在院子里打好的家具上,脸上满是羡慕,“这些家具打得真不错,以前光听说虎子爷俩会这手艺,还真没正儿八经地上门来看看,这下可开眼了。”

“还凑合吧!虎子已经跟他爹学得差不多了,你家要是缺啥,说一声,让虎子上家给你打去。”

原来,队长一家早相中了虎子这个会家具活的“铁扁担”,这才演了海棠坐篓这一出。村里人后来都说,虎子哪里是“铁扁担”?分明是个“金扁担”,把个千金不换的俊俏媳妇挑回了家。

留下一条评论

暂无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