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1.yt/

传闻轶事,冒名顶替

唐末僖宗年间,宋州有位书生叫赵颍泉,出生在医师世家。可他不愿行医,一心想要考科举、走仕途。无奈年过四十依然屡试不第,这年他还是名落孙山,心灰意冷之下决定打点行李回家去。

这天,他刚出店房,迎面遇到年轻的蔡州书生孙道同,因二人住在隔壁,比较熟稔,孙道同见状便提出为他饯行。等几杯酒下肚,赵颍泉酒入愁肠愁更愁,不禁大吐苦水,说到动情处竟伤心落泪。

孙道同静静地听完,安慰道:“兄台不要神伤,人各有苦衷。我亲戚是刺史王畹的管家,我来长安,本想找他帮忙谋个差事,谁知道最近王刺史因剿灭黄巢不利,忽遭弹劾,要流放岭南。我也要竹篮打水一场空了。”

两人相对无言,都叹了口气。忽然,孙道同话锋一转:“兄台,可能有一条险路你可试着一走……”接着,他说出了今天去拜访亲戚得知的消息。那王畹体弱多病,恐怕不到岭南就已经殒命了,所以他愿出五千两纹银想找个人替自己走一趟,赵颍泉与王刺史年纪相仿,正是不二人选。

赵颍泉连说不可,孙道同说:“放心,王畹把上下都打点好了,他本人也从此藏在家中絕不露面,并且还会继续打点官司,说不定一两年就会得到赦免。兄台年龄与之相仿,又有心入仕,这可是个机会,事成之后若想继续为官,也不愁没有本钱呀。”

赵颍泉想了想,咬咬牙答应了。孙道同便带他去见王畹和管家,谈定了此事,赵颍泉给家中写了封信说自己外出游学,差人将信和王家预付的二千两银子一起送回家中,然后他跟着孙道同赶往王畹老家蔡州,这里离长安较远,不易被察觉,等王畹被押至此,二人再交换。

一切很顺利,赵颍泉顶着王畹的名字到了岭南。因为地处瘴疠之地,赵颍泉吃了不少苦,但好在两年之后,朝廷终于下了赦旨,随后又任命王畹为岩州刺史,还把任命的诏书和刺史的官凭送到了假冒王畹的赵颍泉手中。

看到官凭文书,赵颍泉再也不淡定了,他想到替人流放受了这么多的苦,终于盼来出头日,难道就这么打道回府?他越想越难受,最后心一横,一不做二不休,决定铤而走险、顶替到底,便拿了官凭文书自己到岩州赴任。

上任没一个月,王畹就差孙道同找上门来。孙道同一见面就斥责赵颍泉背信弃义,让他赶紧让出刺史之位,否则告他冒名顶替之罪。

赵颍泉起初有点心虚,听到孙道同的威胁后,恶向胆边生,他恶狠狠地说:“现如今,岩州人都知道我是岩州刺史王畹,你叫我怎么让出刺史之位?你要想去告状就去告啊!不过,你得想想看,当初让我去冒名顶替的是谁?朝廷怪罪下来,难道只会杀我一人吗?”

孙道同有些惊讶,他不知道赵颍泉流放期间经历了什么,竟变得判若两人。正当他愣神的工夫,就听赵颍泉继续说道:“孙贤弟,我念在你曾帮我的分上,今天放你走。要是你还不依不饶的话……”

赵颍泉说到这儿,走到孙道同身边,意味深长地说:“现如今,普天之下,黄巢叛军此起彼伏,若哪天你背上了通敌的罪名,莫怪我爱莫能助!”孙道同见状,只得灰溜溜地走了。

转眼过了十多天。这天,岩州城被一队人马团团围住,那些人自称黄巢义军,让赵颍泉开城投降。赵颍泉一听慌了手脚,虽说之前自己恫吓孙道同时提及黄巢叛军,但岩州城一带尚无发现黄巢军队踪迹,难道一语成谶?现在兵临城下,城里却兵少将寡,不能硬拼,所以赵颍泉思量再三,保命要紧,便开城投降。

义军首领见到他,笑着说:“好,你既弃暗投明堪称首功,岩州就暂由你等代管,现在你快快筹集粮草好让我们赶路。”赵颍泉听到自己仍能为官,不禁喜不自胜,忙道:“好……”

谁知话音未落,突然从义军中走出一人,大叫:“大人,他并非岩州刺史王畹,他的言语岂可作数?”

义军首领一愣,问此话当真。赵颍泉并不慌张,反正岩州已经归顺了义军,索性大大方方承认了,正要讲出来龙去脉,包括代王畹流放的事,突然有人怒斥道:“住口,你这卑鄙小人!”赵颍泉回头一看,发现喊话者竟是王畹!

原来,王畹和孙道同一起来找赵颍泉,因安全起见,他让孙道同只身探路,发现赵颍泉的真面目后,王畹只好另想办法。路上,他们不慎被一队人马抓了,后来才知道是一队前去剿匪的官军。孙道同便献计,让王畹交出家财,收买官军帮自己征讨赵颍泉。

那官军首领拿了人家的好处,又听说王畹才是真正的岩州刺史,竟然答应了王畹的请求。孙道同又献计道:“将军,适才小的在岩州探知,城内兵少,将军可假冒黄巢军队让赵颍泉投降,待取了城,王刺史回到岩州,再报效将军。”

那官军首领连声说好,结果,赵颍泉果然贪生怕死,开城投降,并被诱导说出自己是冒人之名。王畹见状,一声怒喝,示意孙道同杀人灭口。

孙道同便拿刀一指赵颍泉,对首领说:“将军,他自己都招了,留着还有什么用?”随即,他不由分说砍下了赵颍泉的项上人头。

王畹见赵颍泉死了,得意地朝首领一拱手:“多谢将军让小人官复原职,请诸位赏光到府衙饮宴。”

哪知那官军首领听罢突然哈哈大笑,他笑了一阵后正色道:“二位,其实我等就是义军,奉将令假扮官军混入岩州城,好里应外合,哪知半路遇到你们,竟事半功倍,真是天助我也!不过,既然岩州已破,我留你们二人还有何用?”

就这样,王畹和孙道同也做了刀下之鬼,他们和赵颍泉的首级被一同悬挂在高高的岩州城上……

留下一条评论

暂无评论